若子修

可以勾搭的一只画手兼文手的兔子。画风老爱变的。。。

祝大家万圣节快乐,表示图都不想修了,等我拿到平板再修吧。。。

呀!祝你们在一起!(戳个九月的尾巴耶!)

@💦亚缡士多水在高三💦 生日快乐!
私设了一下……
总之祝你暴富暴瘦多猫啦啦啦!

《黑白世界》
罗斯生日快乐!
手残了,但是还是能看一下的吧吧吧!
祝你永远九岁啊么么么!

当对的人遇上对的猫(1)

#安雷
#ooc很多,且不要认为成雷安
#篇幅比较短,3000左右,所以可以放心观看
#尬聊以后,我们就开始吧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是分界线……………

“欢迎下次光临!”

安迷修用手臂挂着装满了速食和零食的塑料袋,在摇晃中,塑料袋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。

本来才五点多,因为天上黑云越来越厚,有种要把城市压垮的感觉,昏暗与压抑的感觉越来越沉重了。

还没走多远,两三滴晶莹而又按耐不住的雨滴从天而降,在路边带泥的水洼中溅起皇冠状的水花,行人都加快了脚步,向目的地奔去。安迷修抬头望了望如泼墨般的云,眨了眨那带失望的碧眸,默默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把蓝黄的伞,那是他带出来备用的。

越走,雨越大;越大,安迷修心就越乱,对于一个既爱马,又爱猫的骑士来说,雨天什么的太讨厌了!

“喵呜~”一声猫叫由远而近,渐渐传进安迷修的耳朵,这个声音带着一丝无奈和难以让人察觉的凄凉。

安迷修随着声音望去,一个略带枯叶的灌木丛下放着一个被雨水泡软的纸箱,纸箱中一个毛绒绒线东西从里面探出头来。

安迷修停下了脚步,打量着箱子里的那个东西,哦不,是那只猫。

小巧的爪子上带着小手套,身上穿着黑色的衣服和白带蓝的外衣,毛毛的耳朵上扎着一个白色的头巾,上面有颗莹黄的星星,那头巾下,则是一对迷人的大眼睛,那散发着紫光的眼宛如日暮之时天边扯出的一幅绛紫色烟霞,几颗明星在其间若有若无的闪着,他,正是雷狮。

而同样,雷狮也在打量着他。

他穿的很简单,除了那双红鞋子外再无一个艳色,黑色的领带在风中飘着,白色的衬衫松了一颗扣子,显出深陷的锁骨。头顶一团棕色的乱毛,乱毛中的呆毛一点一点的,乱毛下的东西,把雷狮彻底的吸引了,那小小的眼眶内,竟有着一片汪洋大海,海浪在不断的翻滚,拍打着,跳跃着,浪花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,其间夹杂着海鸥的鸣叫,那是一个海盗所向往的地方,也是他所向往的地方。

路灯渐渐亮了,照在雨珠上,折射出梦幻般的光芒,照在他们四目相对的眼上。

忽的,安迷修眼里的汪洋大海消失了,变成了一颗无可挑剔的蓝宝石。

宝石啊,海盗的最爱呀!

他们就如此这样看着对方,忘记了城市的喧嚣,忘记了雨水的击打,直到安迷修半眯上了那碧眼,温柔的嘴角勾起,一丝妩媚恰好的出现在眼角。雷狮被迷到了,喵的叫了一声。

安迷修向它走去,他想把这个老投缘的猫带回家,放在这里明显就是被抛弃了嘛。

他轻轻地抱起有些瘦弱的雷狮,慢慢地放在肩头,对他说:“跟我回家好吗?”

“喵~”雷狮望着安迷修的那撮呆毛可爱地叫了。

“呐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走着走着,安迷修忽的开口了,他一脸高兴的望了望懒洋洋的趴在肩头的雷狮。

但突然,空气安静了下来――哪怕下着雨来着――“那,那我给你取一个吧!你若同意就叫两声,不同意就叫一声好啦!”

“喵呜,喵呜。”雷狮无语地叫了两声,绛紫色的眸子盯向了路边的小水洼,湿漉漉的毛贴在身上十分的令猫不爽,不过幸好刚才安迷修把它抱走了,不然一直呆在那个箱子里有的他好受的了。

“那我叫你‘最后的骑士的跟班’怎么样?”一脸兴奋的安迷修换来的只是雷狮的一个白眼加上不开心的一声喵。

安迷修从小生活在这个他已了如指掌的城市里,父母从小就去世了,在他一直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骑士,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,因为他没有马。

“那我叫你‘小马’如何?”安迷修又望了一眼肩头的雷狮,雷狮懒懒地叫了一声,又一次偏过头去,他好无语,想不到他面前这位温柔又带点恶心帅的不知名的男生,竟还是个中二病患者。

安迷修有点失落地望着不可一世的雷狮,忽的一个点子冒了出来,他试探性的问:“那,我叫你……‘狮狮’好吗?”因为他看起来也挺像狮子的。

雷狮瞥了一眼安迷修,安迷修微迷的眼神里倒映着他现在可怜的样子,“喵呜,喵呜。”又是一如既往的懒,外加一丝兴奋。

哎,就现在这个样子,先听这个小子的吧!雷狮不悦地想。

“真好呢!”安迷修笑了笑,空出一只手揉了揉雷狮的毛。

雨声越来越大了,安迷修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“咔擦”,安迷修打开了家门,他住在一个双层的小别墅里。雷狮闻声,像一阵风一样地窜了进去,一下子扑进沙发,将这个沙发占为己有,然后再用那闪着紫光的眼睛好奇的打量这个房子。

这里没有过多的装饰品,当然除了电视机下面的一个小马宝莉玩偶。

奇怪的嗜好,而且家里又这样的干净,他不是个伪娘就是gay,如果是伪娘,我可不感兴趣,但gay嘛……

突然,雷狮被拎了起来,“喵?”他眨了眨疑惑的眼睛,然后,他肚子的一阵抱怨声传入两人(猫)的耳朵。

“唔,你也饿了嘛!”安迷修把雷狮轻轻的放在了地上,伸手从塑料袋里(之前就放下了)拿出了一只火腿肠。

“撕啦”,安迷修不紧不慢地撕开包装袋,红色的外包装被轻轻剥落,他的慢动作惹得雷狮口水直流三千丈,好吧,也没有那么多。

安迷修望着狼吞虎咽的雷狮,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什么:“等下给你洗个澡吧,这样晚上你就能和我一起睡了。”说完,他便去二楼放水去了。

雷狮微不可察的脸红了一下。

他望了望安迷修离开的楼梯,停下了正在咀嚼的嘴,“为什么又是水呢?”他有生气的语言中带着一丝兴奋“不过,能和你睡嘛……本大爷就忍忍好啦!”

说完,便叼起剩下剩下的一点火腿,跟上了安迷修的脚步。

他能说话!

安迷修在楼梯的转角处细细听着,一手护住狂跳不止的心脏,一手贴着冰冷的墙壁。

他想努力把心静下来,可,怎么也做不到。

雷狮几步跳上台阶,望着贴在墙上的安迷修,疑惑地歪了歪头,“喵~?”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,我……我去放水了。”安迷修尴尬地笑笑。

安迷修不想让雷狮知道。

但雷狮也有察觉,但他认为像安迷修这样傻的人应该不会警觉吧!

“啊啾”,安迷修打了个巨大的喷嚏,他揉了揉鼻子,心想,最近没有降温啊,怎么感冒了?

当吹风机巨大的蜂鸣声从雷狮耳边退去,一只温柔的手抚着他蓬松的毛,他这才反应过来他以从厕所里出来。

雷狮挠了挠自己的脸,嘴角邪恶的扬了扬,他默默地想,唔,这个人,简直就是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嘛!而且他看起来瘦弱的身体,居然还有腹肌,呵,好期待本大爷变成人啊!

安迷修抱起正在胡思乱想的雷狮,走进了卧室(也在二楼)。

雷狮抬起埋在安迷修怀里的头,用那双绛紫色的大眼睛打量着这个房间。一张靠着窗的木桌子,上面有一个相框,里面是他和他父母的照片,相框的右上角系着一个便签:安迷修,爸爸妈妈永远爱你。

原来他叫安迷修啊,不过他还不知道我是谁呢,我得让他尽快知道,我可不想他一直叫我“狮狮”这个zz玩意。

但,让他知道我会说话,这更恐怖吧!

安迷修关掉了大灯,打开了床头柜的紫色小灯,他抱着雷狮钻入被子。

雷狮往被子里面拱了拱,(我指的不是一种动物)望着窗外时而闪过的车灯,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。

突然,阵阵若有若无的吐息从耳根后传来。

一种痒而又微妙的感觉。

“晚安,我的狮狮。”

晚安,我的安迷修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第一章end………………

放心吐槽吧,还会有后面的,但我更的比较慢。